安倍一死, 修宪势力就开始得势? 中国必须防备日本“乌克兰化”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7-13 15:01   浏览:
正文

在今年7月,日本发生了震惊全球的“安倍晋三遇刺”事件。虽然在该国历史上,著名政治人物被杀的事件屡见不鲜,但是在21世纪后,诸如传统的政客刺杀事件已经鲜有耳闻了,只是在今年,我们所有人都再次见证了历史。

在这次刺杀事件后,安倍之死引起了全日本社会的巨大震荡。有不少日本网民质问安倍保镖们的失职,此外也有一些日本年轻人认为,日本政界内部是否可能将“大换血”,从而让日本的未来走向另一种未曾设想的道路。

当然,无论日本国内百姓如何猜测与推断,安倍之死都说明了一个核心问题:之前的日本内部政治矛盾很少面临过需要动枪动刀的情况,唯独有几次是因为日本军方派系与文官派系的不睦,进而导致了诸如“犬养毅遇刺”等极端事件的发生。

毕竟,血气方刚的日本军人很难容忍“畏首畏尾”的政府文官,更何况上前线指挥打仗的日本基层官兵也极度厌恶纸上谈兵的政客们。在文武两派的矛盾愈发激烈且难以调和的情况下,要么就是日本文官派系选择“裁军”去打击军方派系,要么就是军方派系选择诸如“天诛国贼”这样的极端方式去“物理解决矛盾”。

在以上日本军政内斗,尔后又是日本海军与陆军激烈内斗的情况下,昭和时代的日本最终走向了一个极端军国主义的“自我毁灭之路”。虽然二战结束后,日本军事力量被《和平宪法》暂时束缚着,但是日本右翼政客仍然怀揣着军国主义野心,韬光养晦,以待天时。

巧合的是,在俄乌冲突爆发,美国经济衰退,全球局势愈加混乱的今年,作为日本右翼政治派系实际上最大的领头人——安倍晋三,遇刺身亡了。这对于一些右翼极端分子有了修宪的借口和机会。

要知道,在安倍死后,如果日本社会内还有任何人(例如日本左翼政治团体)胆敢指责右翼政客的修宪行动,那右翼分子们就会以“这些人是在阻碍安倍遗愿”、“这些人是在妄议安倍之死”等理由,大行一言堂,从而为日本政府修宪扫清社会舆论上的一切阻碍。

果不其然,在安倍遇刺仅仅发生2天后,日本就举行了第26届国会参议院选举,其中支持修宪的政治势力获得了166个席位,超过总席位的三分之二(总计有245席)。此前修宪势力在众议院中也早已拥有334席,超过了总席位的三分之二(总计有465席),因此日本国会理论上已经可以启动修宪这样的政治行动了。

当然,要真正进行迅速的修宪行动还是有些难度的,毕竟就算是日本政治界内部达成了共识,但是在日本反战民众的阻碍下,要想完全修宪,甚至是试图废除《和平宪法》,都是非常困难的事情。不过暂且不论难度如何,安倍遇刺身亡反倒加速了这个修宪速度。本来在这次国会参议院选举前,自民党内部的“安倍派”作为预设中的最大派系本身是没有问题的,一旦安倍派继续掌握实权,那么修宪这事还得暂缓一段时间。

然而,随着两声枪响,安倍晋三从此成为了历史人物后,修宪派明显有了机会,加速了日本全面军事化的进程。事实上,安倍出身日本政治门阀家族,与本土经济、政治势力有着核心利益方面的勾结。只要他在没有完成接班部署的时候意外身亡,那么右翼势力马上就会出现群龙无首的情况。

届时,右翼势力里的各大政客为了抢夺最大话语权,就会一个比一个表现出激进右翼的政治倾向,为了“政治正确”,如果选出一个由美国暗中遥控,没有任何政治门阀背景,宣扬右翼民粹且深受民众崇拜的“日本版泽连斯基”,届时亚太局势可能会走向更加不稳定的未来。当然,作为日本现首相岸田文雄也不是提线木偶,清楚自己应该在安倍死后如果集权。

现在东亚的政治局势非常微妙,继俄乌发生大规模军事冲突后,美国也希望在亚太地区挑起新一轮激烈的军事对抗。也就是类似于叙利亚战争时期的“代理人战争”,这样做的好处至少要比亲自下场好得多,毕竟此前在朝鲜、越南都亲自下场过,结局都无一例外失败了。

从全球经济发展的本质上来看,全球生产力发展已经逐步陷入到了饱和状态,发达的生产力与较为落后的生产关系衍生的矛盾再次诱发诸多政治问题(参考美国经济衰落、韩国社会矛盾、法国罢工潮),也就是当前欧美资本主义国家的经济发展出现了周期、结构性且不可调和的矛盾,导致现有的国际经济、政治、军事局势出现了剧变。

这个剧变的过程,可能会因为一个人的生死而改变速度的快慢,但不会因为一人的生死导致剧变的结束或开始,也就是说,世界大势的改变并“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除非欧美资本主义国家将进行全方位的政治变革与产业改革,否则资本主义经济的结构性危机也只会像火山熔岩内的变化一样,迟早喷发出来。

岸田文雄作为现任日本首相,不可能不清楚这些经济规律,只是在美国的间接控制下,他也只能见风使舵,依靠美国的扶助强健自身,为之后一飞冲天打下坚实基础。而安倍之死客观上加速了右翼极端化、激进化,这件事对于妄图实现军事正常化的岸田而言,无疑是一个相当巧合的“催化剂”。

让人感到深思的是,诸如英国、日本这样的岛国准备走向崛起的话,一般会选择对外扩张的路线。客观上来说,这是小国内部资源极度匮乏,海岛国家发展到瓶颈期后将要面对的“转型期”。对此,英国选择的转型方式是对外进行殖民侵略,在全球扩张殖民地积累原始资本,从而促使本国实现产业革新,军政改革,达到了“维多利亚时代”的辉煌。

日本自古以来也是想走这条路,只是他们选择侵略的目标非常强大。最早在唐帝国龙朔年间,日本就对朝鲜半岛进行过试探性的军事进攻,结果当然是失败了;到了明帝国万历年间,在日本太阁丰臣秀吉的领导下,日本再次发起了征服朝鲜的军事行动,结果被前来援朝的明帝国打得元气大伤。

直到清帝国光绪年间的甲午战争后,日本才通过在军事上击败清帝国海军的胜利,获得了对外侵略的“巨额甜头”。在马关条约中,清政府对日本政府赔偿了2亿两白银,进而催生了日本人“以战养战”的想法,而这样的想法发展下去,结合其他原因,进而形成了现在我们看到的日本军国主义。

在规模最大,也是目前最后一次对华侵略战争中,日本虽然没有彻底打败中国,但是在战后日本人思维观念的转变看,要想撬动庞大的中国已经从原本认知中的“不可能”变成了“可能”。就算是日本在二战后无条件投降,失去了庞大的陆海军队,他们也没有放弃将来找机会侵略中国的“野望”。

现在世界局势剧变,美国实力衰退对于日本右翼分子而言,就是一个百年难遇的机会。而安倍之死就更是加速了右翼修宪的速度。很可能在将来,美国也希望日本“乌克兰化”,从而让这个国家沦为大国军事对抗的战场。

而对于岸田来说,他可能无法左右日本的命运,但是可以让日本更加依附于美国的支持,从而对中国展开更多激进的挑衅,以此来试探中国政治红线,诱使我们采取军事行动。

如果说美国将来有一日要扶持一个“泽连斯基”成为日本首相,也许聪明的岸田也会选择自己成为“泽连斯基”,而不是让其他人替代他及其背后的政治势力。届时,中国需要更加防备日本逐渐变成“咬人的疯狗”,绝对不能中了美国精心设计的圈套!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百姓彩票平台,百姓彩票官网,百姓彩票网址,百姓彩票下载,百姓彩票app,百姓彩票开户,百姓彩票投注,百姓彩票购彩,百姓彩票注册,百姓彩票登录,百姓彩票邀请码,百姓彩票技巧,百姓彩票手机版,百姓彩票靠谱吗,百姓彩票走势图,百姓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