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期间,有人把中国电影推向日本

作者:admin   发布时间:2022-05-14 14:05   浏览:
正文

幸运的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收获了不少来自中日两边的支持...

受这轮疫情影响,电影市场失去了五一档,大盘一片愁云惨雾。疫情进入第三年,电影行业举步维艰,但仍有人在坚持,甚至在寻找新的方向。

资深电影发行人谢轶在行业内已经工作了十几年,疫情后,她感受到最近这几年在国内发行界难以再有新突破,她想去做一点不一样的事——把中国电影推向日本。

邀请谢轶做这件事的是有妖气的创始人之一董志凌,最近这些年,他一直在探索中日电影合作的可能性。

在日本做中国电影发行非常难,也是一件不赚钱的事情,但这份工作让谢轶感受到了久违的新鲜感,也找到了职业生涯中新的意义。

这篇来自她的自述,将告诉我们哪些中国电影适合推到日本、中日的发行体系有怎样的差别、日本市场如何看待中国电影。

中国电影在日本上映的长线电影活动:中华映画电影祭

中国电影出走半生,

归来仍是港片?

我开始在日本市场做发行,才发现他们没有灯塔、猫眼专业版这样的数据平台,我今天上午还在手动录票房,感觉仿佛在做十几年前我刚入行时的工作。

但我们想把中国电影推到日本,当然需要这些数据,所以我们团队自己搭建了这样一个平台,在上面记录中国电影以及我们感兴趣的一些影片在日本市场的票房表现。

现在日本大部分影院都实现了网上售票,有一些数据可以机器抓取。抓取不到的,我们就在临近售票截止的时候点进官网,去数这一场卖出了多少票。日本的电影票价格差距没有那么大,大部分影院平日票都是1900日元一张,周三会有女士特价1200日元一张,所以我们也没有办法统计到特别精准的数据,只能算个大概,然后再根据媒体的报道进行校正,但中国大部分影片在日本上映的成绩都比较惨淡,媒体也不太会报道。

我们统计这些数据,一是分析怎样的电影在日本能有市场,二是看看哪些影院愿意上映中国影片,这样再谈的时候才能事半功倍。

曾在日本上映的《妖猫传》《八佰》海报

根据我们的数据,2021年有51部华语电影登陆日本市场,作品数量占日本上映影片数量的5%左右,但华语电影一共只产出了6亿日元的票房,只占到日本电影总票房的0.37%。

日本也有一些批片公司,做把世界各国的影片引进日本市场的工作,中国电影也是其中一个部分,但是他们发行的量级比较小。大部分是聊几家十几家影院去上映,上映完了就发行DVD,在其他渠道售卖。

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1979年的老片子《哪吒闹海》曾在1980年在日本上映过,后来《赤壁》上下集在日本上映拿下过差不多100亿日元的票房,这是中国电影在日本的最高票房纪录。

据我们的总结观察,日本人引进中国电影,还是更偏爱港片,因为港片在日本曾经有过比较好的票房表现,比如《A计划》《少林足球》,包括《赤壁》在他们眼中是算港片,他们还比较喜欢成龙,也比较偏好武打题材,《龙争虎斗》《少林寺》都成绩很好,最近《少林寺》还重制了4K版本在日本重映。

最近这几年,在中国本土票房比较好的电影有些也去日本走过一遭,但《误杀》《少年的你》《你好,李焕英》这样的爆款在日本市场表现远远不如国内,没有到达千万级人民币的票房成绩,甚至《唐人街探案3》这样有日本明星的电影,票房也没有到亿元量级。

港片在日本市场有过《赤壁》这样不错的成绩,但内地电影一直没有特别好的表现,之前的《妖猫传》可能在日本影响力比较大,但这本身是日本的原著小说,又有日本明星,所以只能算是个特例。

《赤壁》日版海报

日本是一个非常神奇的市场,数据显示日本历史前十票房里面,第一名是《鬼灭之刃》,第二名是《千与千寻》,第四名是《冰雪奇缘》,第五名是《你的名字》,第七名是《幽灵公主》,第八名是《哈尔的移动城堡》。

这个名单里,动画片占了一半以上的份额,每年日本票房排名前10位的电影里,动画片都会占非常大的比例,而且基本上每一年最大的电影就是动画电影,票房最好的也是动画电影。中国内地电影最近这些年在日本市场最成功的也是动画电影,《罗小黑战记》卖了5亿多日元,口碑也不错。

我认为《罗小黑战记》能在日本市场受到欢迎,有五个原因。一是因为它的世界观是全世界人民都懂的世界观,不是很难理解的文化;其次罗小黑的形象很萌,日本市场很吃这种萌系的角色;第三是罗小黑本身就有在日华人粉丝,一些中国粉丝去给日本观众安利,然后在日本人中开始慢慢有了讨论度;第四它是个二维动画,二维动画在日本就比CG动画要受欢迎,日本人更喜欢那种手绘的质感而不是电脑做出来的动画;第五是因为一些日本业内人士做了罗小黑的“自来水”,比如《钢之炼金术师》的导演入江泰浩就在网络上自发安利《罗小黑战记》。

所以动画片是目前来讲比较适合当中国电影打开日本市场敲门砖的一个类型。

上:《钢之炼金术师》导演入江泰浩安利《罗小黑战记》

下:《罗小黑战记》日版海报

在日本做电影发行最烧钱的地方是?

在日本做电影发行和中国非常不同。

在中国可以一个月做完电影的宣发工作,只要拷贝没问题,在影院上映基本没问题,但是日本不一样,这个过程非常漫长,基本都要半年以上。

首先,日本不是一个发拷贝全国发行的体制,而是要一个一个影院去聊,在中国是只要宣发做得OK,全国的影院都会给你上映,但在日本,能在300个电影院放映都算大规模放映了。中国电影在日本市场是相对弱势的,大家对你没有什么信任感,所以要敲定影院是很难的。

日本人比较严谨,比如跟他签了合同,签的是上映两个星期,就算这个电影没有票房,没有卖出什么票,依然会给你放两个星期,所以他们对于挑电影是比较谨慎的。不像中国市场,如果上了一天没有票房,第二天可能就不排片了,这样对影院的损失没有那么大,如果第一天满场了,第二天一定加场,但在日本,可能一个星期的排片都没法改动,你就算卖得很好,最快也得下一周才能给你加场,所以日本影院对于上映什么电影是比较谨慎的。

动画电影《哪吒闹海》在日本上映

另外,日本的影院非常少,中国是一万多家,日本只有几百家。但是日本影院上映的电影数量非常多,就是在正常年份他们都是中国市场的两倍,所以你去聊影院的档期,起码都是半年以后了。1月去聊,就发现可能要到7月份才有空的档期,还需要影院对你的影片感兴趣,你才能约到半年以后的时间。除非是你的电影突然在市场上热度爆炸了,比如《摄影机不要停》,就是在一个影院先做了试映,小规模放映了一段时间,然后大家才一起跟进。

我们为了找合适的影院,也会去做试映会,先找影院的人来看片,看完他们要内部讨论,讨论完了才能给你一个答案,这个过程少则一个月,多则两三个月都有可能。而且日本人比较注重规矩,比如你先找了A公司,一个月的时间等答复,它拒绝了你,你才能去找B公司,如果说同时找几家公司一起聊,这是不太礼貌的,特别是处于弱势的电影,所以在日本推进电影发行是一个非常缓慢的过程。

日本也有比较大的院线,比如东宝,它旗下的影院是综合票房最高的。我们试映会也会邀请东宝的人来看,但说实话这样的大公司对我们的片子没有那么care,来看片的人就跟我们说,他自己非常喜欢我们的电影,但是以他的经验,东宝不会要这样的片子,东宝还是需要能够赚钱的电影。

东宝影院内部

东宝影院六本木店即将上映的电影

在日本做发行,很大的一笔支出其实是请声优做配音版。

中国观众更偏向于看字幕看原版配音,但日本观众更喜欢看配音版,日本动画片强势,他们是把配音演员当成动画片里的明星在用,所以配音在日本是一个非常成熟的产业。

日本有一本声优杂志,上面发行的《2022年声优名鉴》显示,现在市场上有1003名女性声优,655名男性声优。

日本声优有严格的分级制度,声优学校毕业后的三年内统一称为新人,三年后则根据入行年数自动进行分级,最高级为A级,各级都有固定薪资,但在A级之上还有地位极高的无等级声优,薪资也是无上限的,这就像我们国家的S+级演员、超一线明星那种感觉。

像这种无等级声优在日本地位非常高,甚至还会开演唱会、演话剧、主持综艺、上红白歌会,人气也很高,比如花江夏树、杉田智和、中村悠一等等。

但是声优的报价和电影公司也有很大的关系,如果和这个公司关系好,或者是长期合作的,就会打折。但如果一个普通外国的公司去问,就不会按照他们的工资体系了,都会报价比较高。

《2022年声优名鉴》

如果这是赚钱的活,

肯定一堆中国人去做了

我们公司现在推了一些中国动画到日本市场,包括《全职高手》《熊出没》《佣之城》《雄狮少年》等等。从今年的1月19号开始,我们做了一个连续上映中国电影的活动,叫“电影祭”,你可以把它理解为一个微缩版的艺联、一个持续的电影节。

最初选项目的时候,挑的都是在中国票房和口碑比较好的作品,合作的电影院是位于东京池袋的グランドシネマサンシャイン池袋,这家电影院有日本最大的IMAX厅,影厅数量多,服务很好,也很有创新精神,是日本口碑很好的一家电影院。

我们一开始只跟这家电影院要了小厅,因为我们也有上座率的压力,但电影季开幕后,上座率还不错,所以给过我们100多人甚至300多人的大厅,上座率好的时候一场能达到100多人。

最初是只在这家东京的电影院放映,而且只在每周三晚上放一部中国电影。但是因为上座率还不错,现在从5月开始,变成了每天都会放中国电影,电影院数量增加到两家,在东京和大阪各有一家电影院每天上映中国电影。

グランドシネマサンシャイン池袋影院

现在很多华语片海外发行针对的是海外华人群体,但我们统计过,来观影的80%是日本人。我们做了映后调查,一部分是影院自身的长期观众,一部分是对中国文化感兴趣,还有一部分是因为喜欢《罗小黑战记》,对中国的动画电影有了兴趣。

我现在跟日本人开会,感觉他们工作很严谨,但另一方面,目前接触的一些小公司还是会把中国电影公司当作“人傻钱多”。比如一部影片发行期要做哪些事、需要多少钱,他们给的报价,以我的电影知识和行业经验来看,就是不靠谱的。

我认为给日本人造成这样的印象,其实也是前几年种下的果。

批片也辉煌过,特别是《敢死队》系列大卖后,很多中国公司都去抢国外的电影。2017年左右,中国公司去各大电影节买外国的电影,那是一个中国人疯狂买片子甚至竞相抬价的年代。

日本人的习惯是想找长期合作伙伴,但他们也会受到中国公司竞相抬价这个现状的影响,2015年的《哆啦A梦:伴我同行》(在中国院线)卖了5个多亿,第二部的时候引进价格就飙升了,很多公司去抢,日本人也加价。

两部《哆啦A梦:伴我同行》中国院线票房,图自灯塔专业版

另外,中国的一些大平台也会跟日本公司寻求合作,比如拿日本电影的版权,在自己的平台上放,基本也是给的价钱很高,所以就给日本人留下了财大气粗的印象。

但其实,我现在在做的把中国电影推到日本这件事,目前是不赚钱甚至是亏钱的。

你想想看,如果这是赚钱的活,肯定一堆中国人去做了,但目前这个事情只有很少的人在做。

我自己做了10多年的中国电影市场的发行工作,因为疫情,我发现国内市场的电影发行已经很难做了,这两年也很难有新的突破,所以我很想去干点不一样的事。在这个当口,有妖气的创始人之一,也就是我现在的老板问我要不要加入他的团队,当时他问我,你有积蓄吗?因为这个工作真的不赚钱。

《全职高手》等在日本上映的中国电影的日版海报

我觉得我们做把中国电影推向日本这件事,是有一些理想主义的。我们其实一直在探索中国怎么和日本在动画这件事上进行合作,但是相对于日本的动画产业,中国的动画需要学习的东西太多,这就导致合作的时候存在很多障碍,能够合作到的日本一流人才非常少。

幸运的是,我们现在做的事情收获了不少来自中日两边的支持,天使轮融资的时候收获了东京电视台等8家日本公司的支持,其中还有一些上市企业。目前正在进行的追加轮融资也即将完成,公司内部经常开玩笑说,公司的股东比员工还多。

这其实释放了一个信号,大家对于中国电影的未来是看好的。

中国电影在日本上映的长线电影活动:中华映画电影祭

热点文章
近期更新
友情链接
百姓彩票平台,百姓彩票官网,百姓彩票网址,百姓彩票下载,百姓彩票app,百姓彩票开户,百姓彩票投注,百姓彩票购彩,百姓彩票注册,百姓彩票登录,百姓彩票邀请码,百姓彩票技巧,百姓彩票手机版,百姓彩票靠谱吗,百姓彩票走势图,百姓彩票开奖结果

Powered by 百姓彩票 @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